txt小说下载网 > 穿越军史 > 从长坂坡开始 > 第0432章 新城二三事(二合一)

第0432章 新城二三事(二合一)

“夜里猛?”

糜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关平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他还以为是要忽悠江东大都督多买一些用于后勤辎重呢。

毕竟与他们江东的接触当中,无论是赤壁之战还是江陵之战,江东还是喜欢搞夜袭的。

如果真的如此,用于军中士卒当中,岂不是一大助力?

可这话一听就不像是真的!

如此这般宣传,不就和张角太平道等人的符水,说的喝了后骗人,效果刀枪不入一个样子了吗?

有太平道人在前,江东大都督周公瑾是何等聪慧之人,他会听信这般花言巧语?

“对,夜里猛。”

关平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笑容,大都督他受伤严重,气血两亏,兴许就需要一点心理安慰剂呢。

糜竺皱了皱眉头,没想到定国他对卖给周公瑾蚩尤血的盐,还非常有信心!

这种事显然不大可能,蚩尤血定价如此之高,就算江东富庶,孙仲谋也不会大批量购买用于军中士卒,除非要大批赏赐一番。

但估摸着也不可能,盐价之高,莫不如给他们发钱呢。

蚩尤血推出来的潜在客户也是豪门大族,根本就不是普通百姓消费的起的。

尤其是孙权,现在都不一定有江东世家富有,他手里的钱几乎都是在用来招徕士卒了。

孙权手中没钱,可他麾下的将领手里有钱,只是糜竺不知道他们舍不舍得了,倒是可以一试。

关平认为自古以来打着补药名头的保健品销量都不错。

无论如何都有大批人想要试一试效果,谁都愿意,在闺房之乐上,追求更极致的享受。

只是大多人都是心理问题,吃了没啥用,心中一个劲的鼓舞自己罢了。

一旦觉得效果不错,就会在圈子内小范围的传播,怂恿旁人一起试试,那还能买少了!

最重要是这种盐它不带苦味,品相更好,附加一些夜里猛的‘附魔’效果,也圆的过去。

要是不管用,只能说明你吃得少。

就算是现在的青盐,糜竺自信那也比不过这蚩尤血。

因为人长期不吃盐就没有力气,所以吃了蚩尤血,然后夜里猛,这个逻辑在关平看来,还算沾边。

不算是白忽悠,有本事你一个月不吃盐试试。

卖东西,不搞出一点广告噱头,如何能让人大量购买?

现在有了夜里猛,家主们再也不用一三五歇息轮番睡排行七八九小妾了,还等什么,买它买它买它啊!

如今大汉的娱乐生活乏味的很,世家大族在天黑之后不抓紧娱乐一下,难不成还要走禁欲系夜读春秋啊?

“定国,这如何卖给江东大都督?”

“大都督他受伤了,就算他不主动买,总有人会送给他试试。”关平做了一个动作。

“嘶!”

糜竺这才算是明白过来,夜里猛的真正含义。

这小子不是还没结亲呢吗?

缘何对此事如此熟练?

难不成在江东的时候,他抽空去了女闾,被人教导了一番?

似这种事情,大多都需要在新婚之前,如过来人耳提面命的教育一阵子。

该如何如何做,家里有条件的顺便看看连环画册,提前用侍女补补课,理论结合实际,亲自实践一番,免得大婚当夜出糗,闹了笑话。

没条件的大抵是双方独立摸索一阵,以求日后达到熟练的效果。

似女闾这种机构,新建的公安城内也有,总归要有未曾成家的士卒前去开开荤,而且还有税收。

一举多得,乃是管仲定下来发展经济的策略,至今都被沿用下来。

传闻女闾当中供着的就是管仲画像,作为祖师爷一样传承下来。

糜竺瞧着关平捡了一块透明水晶,一蹦一蹦的走了,他面上的神情一时有些纠结。

好羞耻的宣传语,这还如何光明正大的贩卖?

定国他方才说的这个噱头,自己倒是能明白,只是没想到定国的心思,竟然如此百转千回。

不愧是得了“老神仙”的真传,常人难以跟上!

一般人都想不出这种招数来,但愿江东世家的那些老头子不要买疯了。

说不准,将来可以分级售卖,改成老头乐更高级也可以!

糜竺摸着胡须,很快便举一反三,想出了许多宣传语。

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这般做了,那如何让利益最大化才是他该考虑的。

况且根据赵爽给自己的回信,言他给周遭世家送出去一两斤的蚩尤血,受到了极大的赞誉,他们希望能够多采买一些。

只是渠道受限,若是放开了采买,应该能短时间内大赚一笔,让江东世家囤积一波。

若是他们想要联合起来倒手卖,就来一波价格对冲,让他们连青盐都卖不下去。

物以稀为贵的道理,糜竺自小便是接受的这般教育。

似这种价格对冲的事情,他并不想见到,只是提前做了考虑。

但愿此次能够重新为主公多敛一些财富,将近一载的战事,还未结束,可荆州已经早早的变得萧条了。

许多百姓与士人逃亡到了交州与益州,荆州的土地便有不少慌了。

战事对于官府和百姓的伤害很大,一方没了许多人口和税收,另一方则是前路未卜,堵上一家的性命逃亡。

若是主公想要大规模征召士卒,便需要大量的钱粮。

没有这些,终究是办不成事。

如何来钱粮,以主公的性子定是不能抢劫,也不可能跟曹操一样,弄出摸金校尉来,只能合理的经商。

说实在的,南方大墓也不少,无论是楚国贵族,还是汉朝侯爷王爷的大墓。

只是此事一旦传出,于名声有损,曹操不顾及,主公总归要顾及的。

而经商便是自己擅长的,如今有了定国这般奇货。

不获利千万,那就算他糜竺卖亏了。

从江东得到钱粮,便可进一步扩大己方,稍稍传出些名气后,在想着法子往益州以及中原贩卖一些。

前方作战,糜竺在后方也未曾一直闲着。

被关平扔下来的事情,几乎全都让他接手了。

什么制盐,通商路,盐马交易,与五溪人的沟通等等。

如今糜竺也算是准备的差不多,就等着赵爽来信,前往江东售卖。

至于益州的交易,还是往后稍稍。

蚩尤血售往江东回钱快,尤其是水道,一路上没有什么恶霸匪患拦截,除非是自家弄出来的。

若是想要跨州行商,境内没有跟脚,轻易站不住的,迟早被人吃干抹净。

益州还需有人提前打点一番,才是最好的,最好与益州世家先联系一下,如果能勾搭上严家那可太好了。

有了江东赵爽的加入,在加上货好,糜竺就不相信不能获利巨大。

盐价与谷价的大致比列在一比八的换算,江东粮食不愁,完全可以多够粮草储存起来。

尤其是现在战乱时代,盐价只高不低。

这蚩尤血卖上更高的价格,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

这几天,士壹一直在向关平打听这夏日制冰之法。

可话里话外的意思,都是在打探那佛道双休老道士的长相如何。

这个老神仙与他的理念一样啊,无论是佛还是道,他都相信,这便是专门为自己的师父啊。

此等有仙术的前辈,他一直想要见识一二,可惜关平他守口如瓶,对于这仙人的相貌都记不清楚了。

“关小将军。”士壹面上带着略微谄媚的笑容:“劳烦再想想,那老仙人长什么相貌?”

“士太守,不是我不想告诉你,你撒尿和泥玩的年纪,能记住一个老道士是什么模样?

我都说了,什么仙风道骨,我那是看他教我点东西。

给他留面子,长得邋里邋遢,性子倒是童真,还与我一起撒尿和泥玩。”

关平随口扯着淡,士壹看起来很是迷信啊,也不知道他大哥是否这样?

士燮才是交州的掌舵人,若是他喜欢听,便说些神话传说,让他自己去追寻神仙之法。

像这样的人,关平有的是故事让他们去探寻。

“哦!”

士壹瞪大眼睛,这便是返璞归真的境界了,心若孩童,元婴的状态,过了这么久不知道飞升了没有。

此等大能,缘何自己就不曾见过呢。

嫉妒啊,我恨,他一个不向道的人竟然又如此大的机遇,简直是非人子!

以前天天焚香,不是说心诚则灵吗?

可至今也未曾见到仙人的模样。

士壹一脸的纠结模样,对于夏日制冰这种手法,他当真是羡慕,可又没法张嘴说把这仙法传授给他。

向关平拜师这种事,他还是有些抹不开面子,谁让关平他不好仙法呢,还偏偏是刘玄德的侄子。

若是真的拜师,自家大哥那么大岁数了,在刘玄德的面前也是矮了一辈呀。

士壹还在纠结,可长时间成仙得道的希望又在勾搭着他。

“少将军,吕蒙的首级已经换回来了。”

周鲂把盛放首级的盒子放在地上,面上带笑,此行用陈矫换吕蒙的首级,一路行的安稳。

这也是基本的手段,万一将来谁被对方给俘虏了,想要换回来,今日要是派人截杀,以后就断了此等的念想。

更何况用一个死人头换一个活人,怎么看都是曹军赚了。

可关平不这样想,用一个不投降又不好痛下杀手的陈矫,换吕蒙的人头,对己方才是最为有利的。

你看看我们不仅把江陵城让出来了,还把你们被临阵斩将的吕蒙人头可换回来了。

就说咱们够不够意思,大都督若是在想着做些过分的事情,那可真就说不过去了。

舆论都是积攒起来,在霎时发酵。

关平也没打开看,随口问道:“可是查验过了?”

周鲂便是拱手说道:“已经查验过了,确实是吕蒙的首级。”

“谁与你交接的?”

关平把一旁放好的凉白开,递给他,让他润润喉。

周鲂接过手,也大大咧咧的坐在行军马扎上,嘿嘿的笑了几声:

“乃是我们的老朋友,骑都尉曹休是也。”

“哦,咱们的这位老朋友,他可说过什么?”

“他只问,人是不是少将军杀得,故意栽赃给他的。

他思来想去,觉得此事不正常,只想清楚一个真相。”

吕蒙可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上,但巧不巧的是死在三兄弟社团的手上。

关平呵呵一笑,瞥了一眼士壹,笑道:“你是如何说的?”

“他想要挑拨孙刘两家关系的手法也太低级了,我让他回去再想个好一点的办法。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关平点头笑了笑,这件事就算是装逼也不能承认。

除掉吕蒙完全是意外之举,谁能想到他会死在邢道荣的大斧之下。

大晚上的吕蒙还想冒充曹休装自己人,尤其对面还是个真狼,不射你,射谁?

面对邢道荣这个新晋老银币,加上运气不错的人,吕蒙算是着了道,成了折戟之人。

这件事就连关平都没有想到,吕蒙他会死的如此之快,让人措手不及。

“曹休故意以话激你,就是想要捏住我们的把柄。

挑拨孙刘两家的关系,他曹休当真是个老阴谋家了。”

关平斩钉截铁的说道,给此事下了定义。

“少将军说的对。”

周鲂赞同的点点头,至于心中是何感想,自然也不会说出来了,谁让有外人在呢。

关平又也端起椰子,挖了一口道:“尝尝这新鲜的椰子,吃个新鲜。”

周鲂自是不会跟关平客气,拿起另一半尝了尝,味道并不是很甜,但别有一番滋味。

“嗯,倒是以前未曾吃过的。”周鲂笑了笑,少将军在这些事上,从不吝啬。

“交州这玩意多的是,他们都吃不完,也就是咱们见个新鲜。”

关平笑呵呵的说了一句,士壹在侧,他不想透露过多事情。

“士太守,那交州可是一个宝地啊!”周鲂笑呵呵的附和了一句。

士壹揪着胡须,心不在焉的点点头,纠结啊。

那佛道双修的老道士找不到人,可他的弟子就在眼前,要不要跟他拜师啊!

“嗯,交州虽然远在边境,野人颇多,可是在交州刺史的治理下,越发的欣欣向荣。

如今大汉天子落在贼子手中,我们自然要匡扶汉室,士太守,你觉得呢?”

士壹麻木的点点头,对于大汉天子他才不在乎,都只是明面上的口号,士家在交州的利益才是最重要。

“匡扶汉室乃是我终身的理想,以前一直有心无力,得不到施展。

见到刘皇叔后,我才找到了一条能够匡扶汉室的路啊。”

士壹一番话说的,着实让他自己感动。

关平听完士壹的话,倒是有些不在意,谎言有时候只能感动到自己。

“士太守一心向汉,我大伯父果然没有看错你。”关平挖着椰子,随口说道:

“日后若是需要士太守随我大伯父匡扶汉室的机会,可千万不要拒绝。”

“焉能拒绝!

若有这样的事,务必要让刘皇叔提前与我主动联系,我士一则必定全力以赴。”

士壹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他此时只代表他自己,大哥的事情,他自然不会在此应下。

有些承诺的事情,还是要做完,否则他这老脸面放在那里!

他士壹可不是一个没有节操的人,想当初坚决站队,不去投靠董卓,被董太师所恶,就算跑了,也不去屈服董太师。

“哈哈,我就说士太守乃是世间通达之人,此等人将来一定可以长命百岁,得道成仙。”

关平嘿嘿的笑了几声,高帽子随口就送了出去。

士壹顿时变得激动起来了,被老神仙的嫡传弟子说自己有成仙资质。

这句话,可比他士壹喝了十斤蜜水还要高兴。

关定国他是不是在点我呢?

士壹再次陷入了纠结当中,这个师要不要拜呢!

关平则是站起身来,让周鲂领着装着首级的盒子,开口道:

“士太守,且现在这里休息,若是冰块不够,尽管吩咐仆人去取,我带把这换回来的盟友首级,送到江东大营去。”

刘备虽然把江陵城给让出去了,但出奇的是周瑜并没有立即派兵进驻江陵城,依旧是在江东大营内修养。

不知道怎么还矜持上了!

觉得不是他亲手打下来的不香?

对于江陵城,主要就是拔掉曹军钉在长江沿岸的钉子,让他没有再次发动大战的前进基地。

士壹也是站起身来直接说道:“不知我可否装作关小将军的侍从,也一同前往江东大营瞧瞧。”

“哦?”

关平停下脚步打量了一下士壹,莫不是士燮那老家伙,还是想要投靠江东!

士壹倒是酣然一笑,拱手道:“只是对于美周郎大名心生仰慕,故而想要瞧一瞧。

少将军,若是不方便的话,那就当我没说。”

“无妨,且就一起去吧。”关平应了一声,往前堂走去。

这送还吕蒙首级的事情,总得要跟自家社团扛把子通过气。

顺便在请示一下诸葛军师,可是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没有。

现在又不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特殊时期,有什么事情先请示一下领导,在走过程,那也是职场老油条的基本技能。

关平可不想让自己身上带着跋扈的标签。

这个标签还是留给孙尚香吧。

如今甘夫人被救了回来,没死,那孙尚香当自家主母的时候,应该可以告吹了。

对于这件事,关平还是乐于见到的。

政治联姻,女方的家族太过于强势,总归算不得什么好事。

公安新城的县衙内,刘备看着竹简,紧皱眉头。

最新战报,孙仲谋他又败了?

自从赤壁之战胜利后,吴侯他领着三万大军前去攻打合肥,十倍于敌,攻打数月都不曾攻克。

若是把士卒交到周公瑾的手上,江陵城岂能会打到现在,周公瑾他也落不到箭疮差点身死的下场。

由此观之,孙仲谋当真是在提防周公瑾。

想到这里,刘备摇摇头,不知道是自己那话起了作用。

还是孙仲谋他本就在忧虑周公瑾在江东士卒当中的威望!

孙仲谋虽然拜周公瑾为大都督,统领三万人马,可手上还有紧急征召的三万人马作为预备队。

战事结束后,若是想要历练士卒,无论如何交到周公瑾手上才是最好。

孙仲谋他亲自编练,估摸着也没这种本事,更别想让他们变得更加精锐。

对给予麾下人充分信任这件事,刘备他自认为是从来不吝啬的。

如果君臣都不能一心,将来还如何能够成功匡扶汉室!

刘备可以肯定,他麾下的人大多是来自五湖四海,有着相同的目标才会聚在一起。

他们也是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匡扶汉室,才会不离不弃一直跟随他。

而他刘备对待臣子上,也未曾有过多少苛责。

孙仲谋他既无其父兄的勇武,心中想着压不过周公瑾,提防他正常不过。

尤其是在周公瑾他取得赤壁胜利后,不仅没有合兵一处,继续攻略荆州,反倒想着把拳头分开,去攻打合肥。

无非就是想要趁此机会,在军中树立起自己的威信。

可大抵上却是连战连败,他已经放弃支援陈兰,那陈兰在张文远的攻势下,焉能长久?

对于张文远的本事,云长一直推崇的很,观其战绩,也不是陈兰依靠地势便能抵挡得住的。

如此一来,江东可就错失良机!

对于臧宣高夜行百里,前去偷袭孙权,这招,连刘备看了都吃惊。

臧霸,不愧曾经威霸一方之人,无论自己掌控徐州还是陶州牧掌控徐州,他也是听调不听宣的主,还曾于吕布联手抗曹。

虽说孙仲谋他败的不冤,可若是整军戒备,未尝没有找回场子的机会。

臧霸他孤军远征,若是利用疲兵之计,兴许能找到机会。

可就此退走,不仅麾下士气大跌,以后在遇上臧霸与之对阵时。

刘备可以肯定,孙权必定会心中产生怯意。

害怕失败,故而才会越来越失败。

心气都没了,那你还想打个什么翻身仗?

但愿将来孙仲谋勿要在亲自领军挂帅了,他不是这块料。

反倒让周公瑾打开的大好局面,凭空苍白了许多。

尤其是此次江陵城周公瑾大败曹仁,逼其退走,又成功“拿下”了江陵城,不知道孙仲谋他会作何感想?

最新小说: 太阴录之临渊重明 修仙女婿 无名逆 时空隧道之云中谁寄锦书来 奶爸学园 谈情说案之夏至未至 电竞团宠专治不服 快穿:反派boss看这边 清穿温宪的团宠生涯 山海为龙
相关小说: 帅哥同志打枪 欧美97性爱快播 www.26ccc.info 重口味成人小说木红棉 rika aiuchi 世界禁片bt下载 类似44hhh 亚洲美图欧美色组图 舒淇3级片电影名字 不需要下载的在线成人动漫 处女奸淫劫百度影音